而在2013年1月

对此,连平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当前人民币国际化虽然有了一定进展,但仍处在初级阶段。在金融领域,人民币国际化水平还很低,除了支付结算功能外,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的另外两项功能,即交易货币和储备货币方面的发展水平还很低。

值得一提的是,昨日,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 (以下简称swift)发布消息称,截至2014年12月,人民币以2.17%的全球占有率跻身世界五大支付货币之列。

昨日,swift发布消息称,截至2014年12月,人民币全球付款价值超越加元及澳元,以2.17%的全球占有率,紧随市场份额为2.69%的日元,跻身世界5大支付货币。而在2013年1月,人民币在全球支付市场的占有率仅为0.63%,全球排名第13位。

昨日(1月28日)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再度逼近跌停位置,较中间价跌幅一度达到1.956%。

不过,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告诉记者,“其实2014年上半年也有三四个月的时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持续贬值,不过总的看贬幅也大概只有3%左右,现在的情况还完全不需要恐慌。”

“成为全球第5大支付货币,这个支付市场的份额一块涉及贸易,一块涉及投资,当然还是贸易占绝大部分。”连平认为,人民币要最终成为跟美元和欧元并驾齐驱的国际货币,未来还要在借贷货币、交易货币、投资货币及储备货币等四个方面的功能上大力推进。

光大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徐高表示,尽管人民币贬值压力已经加大,但央行仍然维持了汇率中间价的稳定,释放了稳定汇率的信号。由于央行对人民币汇率有充分的掌控力——央行既有权设定汇率中间价,也是即期汇率市场最大的交易者,因此未来人民币汇率仍将保持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4年12月开始,人民币兑美元便表现出了明显的贬值压力,并延续至今。不少专业人士表示,人民币的贬值压力主要来自近期美元的强劲升值,2015年人民币仍将有4%左右的贬值压力。

1月27日,人民币兑美元收盘报6.2435,上涨0.17%,创2015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据路透社报道,当日午后,中资大行大额结汇潮涌,助推人民币兑美元反弹。

swift银行市场部主管wimraymaekers表示:“人民币晋升为全球五大支付货币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这一成绩充分展示了人民币的国际化(成果),并代表着人民币由新兴货币已过渡为常用支付货币。全球离岸人民币结算中心的不断崛起,以及2014年与中国人民银行签署的八份新协议都在此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虽然近期人民币汇率相对此前波幅有所加大,但这并未阻碍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

昨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1282,较1月27日上调82个基点,上调幅度创2014年12月8日来最大。不过,市场对此似乎并不“买账”,当日人民币兑美元即期盘中一度大幅走贬,最低探至6.2481,距离跌停价6.2508仅差27个基点,较中间价跌幅一度达1.956%,超过周一的跌幅。

谈及近期汇市的波动,连平表示,这不是资本出现大出逃或贸易出现大幅度逆差导致的。“目前,人民币贬值其实也属于预期之内的事情,这次来势有点猛,主要是由于国际货币政策的分化——美国有收紧的预期,欧洲还在进一步宽松,而且加上希腊地缘政治的影响,对欧元有了进一步的打压,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会承受贬值压力。”

前述股份行外汇交易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虽然1月27日人民币兑美元收盘价略有回升,但人民币回升预期并不是特别强烈,市场一度继续做空,昨日早盘整体是购汇盘比较多。与此同时,离岸人民币汇率同样大跌,一度跌至6.2547。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尽管人民币贬值压力已经加大,但央行仍然维持了汇率中间价的稳定,释放了稳定汇率的信号,现在的情况完全不需要恐慌。